原創│同人小說創作
關於部落格
目前所有創作皆為BL短篇 (*≧▽≦)こんちゃー
  • 12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原創-鬼意(上)

 他看我坐穩了,便催下油門,排氣管隨後發出響亮的聲音,坐著改裝後的evo,我們離開了學校。
我們是大三生,我段言村和梁于信(于信)、呂正原()、孟升秋(秋帥)、張方進(囂張進)是同班同學,也是非常好的朋友,不過我和于信比較常來上課,另外三隻只有偶爾會來露個臉,到現在還沒被二一可以說是個奇蹟。
我們五個同租了一間房,離學校不是說很近,騎車大概要二十幾分鐘才會到,不過因為我沒車,所以都是于信載我上下學的。
「不知道那三個又跑去哪鬼混了。」前面的人看見紅燈後放慢速度,然後停下。
「不是撞球館就是網咖或遊樂場吧。」他們會去的地方不外乎就是這些。
「哈哈,也對。」燈一綠,他馬上催下油門。
就在起步的瞬間,有一股難以形容的味道撲了過來,那味道噁心到害我差點沒吐出來。
不過味道一下子就消失了。
 
「我們回來了。」雖然應該是沒人在就是了。
脫掉鞋,進入認為沒半個人在的屋子裡。
但當我們走到客廳時,發現那三那隻都在家,而且那場景使我們愣住不知該說什麼。
客廳亂到一個不行,桌子被扳倒,地上到處都是雜物,三個人分別以不同的姿勢倒臥在不同位置。
原倒在地上,胸口上插著一隻水果刀,鮮血染濕了衣服。秋帥側躺在沙發,頭像是被鈍器重擊,一片血肉模糊。囂張進則是遭繩子纏繞脖子倒在一旁,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遇害的,頭部已經出現有一點發紫的現象了。
「這…到底…。」我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,早上還活蹦亂跳的人,竟然…。
我緩緩的走向原,腿一軟,整個人跌坐在地上,「這不是真的吧?」
「還事先報警再說。」
于信拿出手機,正要撥話時,
「哇!」我身前的人忽然跳起來抓住我的肩膀。
「啊│!」被他這麼一叫,我嚇的叫了出來,心臟還差點停止。
我瞪大眼睛,指著剛才面無血色,現在卻嘻皮笑臉的某人,「你…怎麼…。」
「哈哈哈,我說你,怎麼這麼笨啊,為免也太好騙了吧,哈哈。」原笑著拍拍我的肩。
倒在一旁的兩隻也醒過來,一個捶沙發一個捶地板,兩個人都笑到一個不行。
我看了一眼手上拿著電話的那隻,他也看了我一眼,然後也笑了。
這時我終於搞懂了,他們串通好一起整我。
「我說你們幾個,太過分了,害我…。」我低下頭,把臉埋進手臂裡。
「抱歉害你擔…。」
拍開正想摸我頭的原的手,我大吼:「操你媽的,害我叫的這麼娘!」
「…」他們沉沒了幾秒後一起吐槽道:「你在意的竟然是這個啊!」
 
今天是期末考最後一天,我們班的考試在這天上午結束了。
因為考完才十點多,所以我們一群人決定先去學餐吃點東西。
「喂,期末考考完了,要不要去放鬆一下阿?」囂張進坐在對面邊啃麵包邊問。
于信喝了口手上的飲料,「好主意,不過要去哪好呢?」
這麼一問,所有人便開始想該去哪裡好。
大家沉默好幾分鐘後,終於有人開口:「明天是星期六,我們不如夜衝墾丁吧?」
囂張進完全沒猶豫馬上拍桌同意了秋帥的提案。原也馬上點頭回應沒問題。
于信雖然想了一下,但也點頭表示同意。
「那阿村你呢?決定了沒?」秋帥拍了我的背問。
「嗯…再讓我想一下。」我低著思考,不去我就得過個無聊的周末了,但要去的話我又沒車…。
于信像是看穿我的想法似的,笑著對我說:「我可以載你,一起去吧。」
「阿?嗯,謝啦!」
「好!既然決定了,那今晚就出發!」說完,囂張進把最後一口麵包塞進嘴裡。
 
回到住處,我們五個立馬開始整理行李,雖說是行李,也不過是一兩件換洗衣物和一些必備物品而已,所以馬上就整理好了。
「都好了嗎?走囉!」
我們揹著背包跨上機車,五人四車朝墾丁出發。
因為是晚上所以車不多,但車速都很快。
雖然我們車速也不慢,但距離有點遠的關係,我想應該要凌晨三四點才會到了吧。
停紅燈時囂張進突然身手拍了我的頭:「阿村當鬼,哈哈。」
「哇靠,騎車還玩什麼鬼抓人啊。」我笑著踹了他的腳一下。
「有本事就來抓我阿。」他對我坐個鬼臉後騎著車呼嘯而去。
「可惡,于信,油門給我催下去!」我一手搭上他的肩,要他追上前面那隻。
「遵命!」
一路上,他們邊騎車邊和我打打鬧鬧的,就這樣騎了三分之二的路程。
就在這時,那令人作嘔的臭味又出現了。這次沒一下子就散去,反而是味道越來越重。
我低下頭,忍住想嘔吐的感覺。
可能是看我低著頭,于信便對我說:「如果累了就睡一下吧,也可以靠著我的背喔,哈哈。」
聽完後我用力打了他的背一下,「才不要咧。」
「哈哈哈。」
突然,騎在最後面的原對我們和前面兩隻大喊:「喂,你們幾個騎慢一點,前面的車開的方式有點怪。」
于信朝後面的人比了個OK的手勢後怕前面的沒聽到打算再對他們重複一次。
不過就在他正要開口時,那台轎車忽然朝囂張進和秋帥的方向偏過去。
秋帥即時按下煞車,停了下來。
囂張進則是按下喇叭後打算騎內線超車,似乎沒發現後面有一台大卡車快速行駛過來。
「方進,不要偏進去!」
我扯開喉嚨大喊,但為時已晚。
那台大卡車以很快的速度撞上囂張進,發出「碰!」的一聲巨響,和大卡車尖銳的煞車聲混雜在一起。
雖然大卡車在撞上他後馬上踩了煞車,但因為當時車速過快,導致撞倒囂張進後還是往前滑行好幾公尺,直接將倒在地上的人捲入車底。
看著散落一地的車體殘骸和兩條長長的煞車痕,我們一時之間都無法反應過來。
卡車司機第一時間就下車察看狀況,然後請我們幫忙叫救護車和警察。
而造成這起車禍最大的關係人,也就是那台轎車,不知何時已經逃逸了。
過了良久,我終於從震驚中回過神來,但腦袋還是一片混亂。
我走向卡車,車燈還在閃爍,在黑夜裡格外刺眼。
看著雙腳還在外面但身體卻早已被壓在車底下的方進,我現在都還無法相信這是事實。
眼淚緩緩的從我的臉頰滑落,「怎麼會發生這種事…。」
原站在我旁邊,他把手放在我的肩上,「阿村,我們先到旁邊等吧。」
我跪在地上,用力槌了地面,「可惡…嗚…。」
原把我拉起來,扶著我正要離開卡車時,我從餘光瞄到一個物體在不遠處。
我轉頭想看清楚那黑影的面目,但轉過頭一看,那裡什麼也沒有。
過不久,警車和救護車趕到現場,救護人員將被壓在車下的方進救出來,但他早已沒了生命跡象。
他的頭部因落地時撞擊地面,額頭和太陽穴都有明顯的外傷,身體遭車輪壓過,全身多處骨折,側腹被機車的碎片劃出一到深可見骨的傷口,整個畫面只能用「慘不忍睹」四個字來形容。
我們什麼忙也幫不上,只能眼睜睜看著方進被救護人員蓋上白布。
警方對我們做了筆錄後將卡車司機帶回警局偵訊。
最後只剩下我們四個還呆站在原地。
不知道過了多久,于信打破了沉默:「回去吧…。」
回程的路上,沒有半個人開口說話,不知道到底騎了多久,回到住處時天已經亮了。
一打開房門,馬上走到床邊,趴到床上。
翻身看著天花板,想起那場車禍,我眼淚又不由自主的流下來。




終於又開始PO文了~~~ヾ(○゜▽゜○) 
希望大家沒忘記小的(ノε゜●)
(鬼意 下)將在12/27號上傳(人´ェ`*)アリガトゥ(*´ェ`人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