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創│同人小說創作

關於部落格
目前所有創作皆為BL短篇 (*≧▽≦)こんちゃー
  • 123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原創-鬼意(下)

睜開眼睛已經是晚上的事了。
走出房間,發現他們三個聚在一起,好像在討論事情。
「你們在討論什麼?」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。原看了他們一眼後轉向我,「也沒什麼啦。」
我瞇著眼睛看他們,「呿,不說就算了。」
懶的問下去,我拿起遙控器將電視打開。
看著看著,突然想到一件事,就轉向那三隻,「我問你們,在囂張進出事前,你們有沒有聞到一個味道,或事有沒有奇怪的感覺?」
互看了一下後三個人同時搖頭。
「怎麼了嗎?」于信問。
「嗯…那時候我有聞到一個味道,然後囂張進就出事了,之後好像有看到一個黑影,不過馬上就消失了,那東西消失後,味道也跟著散了。」
我把那天的事告訴他們。
就在我說完後,新聞的聲音傳入耳裡。
三天前,一名大學生墜樓案,警方表示女學生可能是壓力過大,造成她跳樓尋短…。
新聞放上那女孩和家人的合照,家屬跪在地上痛哭著說女學生個性活潑開朗,所以沒注意到孩子有這種想法,導致沒能及時拉她一把…。
「她不是…。」原看著新聞驚訝的瞪大眼睛,身體微微的顫抖著。
我看了看相片,也驚訝了,「她不是校花蔣夢伶嗎!?前幾天才向于信告白過的…。」
「秋帥,該不會是她把…。
原話還才講到一半就被秋帥拍桌打斷,「鬼扯!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。」
他這一拍讓我們都愣住了。
「一定是這樣的,不然阿村的話要怎麼解釋?下一個就是我們了…。」原抱著頭一臉惶恐的樣子。
秋帥站起來揪住原的領子大吼:「閉嘴!」
雖然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說什麼,但還是先去打圓場要緊。
「秋帥冷靜點啦。」我拍了他的肩安撫著。
「抱歉…。」他放開抓著原的領子的手,然後拉著我朝門口走。
「咦?去哪?」我跟著他走到玄關穿鞋。
他轉頭朝我微笑,「陪我喝酒去。」
 
走進一家看起來沒什麼人的小酒館,找了一桌角落的座位做了下來。
叫了幾瓶啤酒後,他就沉默了。
「…,」看著桌上的酒,我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了,「怎麼突然?」
「其實我們沒想過她真的會自殺。」
「什麼?」
「蔣夢伶她…,」他停頓了一下,然後說:「我們硬上了她。」
「怎麼會…。」我驚訝的看著他。
他低下頭,「她向于信告白那天,我們在夜店遇見她,那時候她看起來很傷心,所以我和囂張進還有原過去搭訕她。」
喝了口酒後繼續說:「沒想到她竟然找我們開房間,於是我們幾個就上了賓館,誰知道才開始沒多久她就喊停,沒加入只是站在旁邊看得原也叫我們不要做了,可是那時候我們都喝醉了,所以我跟囂張進就把原推出房間,然後強上了那女的,事後她一直叫我們負責,不負責她就要去自殺,我們不信她會這做,所以我們並不打算負責,還當眾羞辱她,說她是倒貼男人的賤貨。」
「這不是真的吧…。」竟然會發生這種事。
秋帥苦笑的看著我,沒再開口了。
 
清晨五點我們離開了酒館,一前一後朝回家的方向靜靜的走著。
剛走到一棟還未完工的大樓前幾百公尺時,那股臭味又迷漫在空氣中。
難道說,是它!?畢竟之前才剛發生過那種事,所以讓我開始在意了。
就在我認為會有什麼事發生時,一個細小的聲音傳入我耳裡,像是鋼筋脫落的聲音!
我迅速抬頭,發現從高處墜落的鋼筋會落在秋帥正要走到地方。
在鋼筋就快壓上秋帥的瞬間,我想都沒想,撲身抱住了他,就這樣彈出鋼筋掉落的範圍內然後跌在地上。
而鋼筋則是重重的落在地上,發出巨大聲響。
住戶一聽到聲響,都紛紛跑出來湊熱鬧。
秋帥呆坐在地上看著眼前的鋼筋。
我也被嚇的冒了一身冷汗。
然後不知道是誰報了警,警車趕到現場後,了解了狀況又看我們都沒事,所以做個筆錄就讓我們離開了。
不過就在要離開時,我感受到一個視線,感覺非常不善。
於是我轉頭沿著大樓往上看,但看到某層樓時,我整個傻住。
在未開放的大樓內有個女生站那,正用僅剩的ㄧ隻眼睛惡狠狠的瞪著我。
我一眼就認出她是誰,但那原本漂亮的臉,因為墜樓的關係,一邊是完整的而另一半卻是血肉模糊。
她就是前幾天跳樓自殺的蔣夢伶。
「阿村?」
「蛤?喔,走吧。」被秋帥一叫我才回過神後跟上他。
 
走了幾分鐘後,到了離家不遠的超商時,秋帥突然開口。
「我去買個東西,你等我一下。」
「喔,好。」
不過在他剛進去不久,味道又出現了。
不會吧!又來了!?我馬上後悔讓秋帥一個人進去超商,便朝超商裡跑去。
但就在自動門打開的瞬間,一台轎車以飛快的速度和我擦身而過,然後撞進超商內。
那台車衝進超商,落地窗遭巨大的撞擊當場應聲碎裂,裡面的架子也被撞的東倒西歪。
當時超商裡人不多,大家紛紛逃出店外,店員則是在回神後馬上叫了警察和救護車。
我也好不容易從震驚中回神,然後趕緊跑進去找秋帥。
但看到他時,卻是令我不忍目睹的景像。
他整個人卡在轎車和架子中間,身體遭突出的架子貫穿,架子就這樣直接穿過他的背部,紅色的液體從背後流下來,緩緩的滴落地面。
「不…怎麼會…。」我跌坐在他身旁,拉住他的手痛哭,「媽的,我真是個蠢蛋…嗚嗚。」
警方拉起封鎖線,救護人員忙著搶救秋帥,但最後並沒有救回來,因為失血過多傷重不治。
救護人員拿著醫療箱走到我面前,「同學,你也受傷了,我幫你處理一下傷口。」
被他這麼一說我才發現臉和手某些地方因為被玻璃割傷正微微發疼。
包紮完,他把我從地上拉起來後就轉身朝救護車的方向走去。
我朝那台轎車看了一眼,突然發現那女的在車子後座,瞪著我露出詭異的笑容。
那個笑容讓我頓時感到背肌發涼,可以感覺得到她對秋帥他們的恨意非常強烈。
 
我一個人默默走回住處,但回去後卻發現沒半個人在家。
緩緩的從口袋裡拿出手機,撥下于信的號碼。
沒幾秒就接通了,「喂。」
「嗚…。」原本止住的眼淚,在聽到于信的聲音後又掉了下來。
「阿村你怎麼了?」他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點著急。
「你們…在哪裡?」我吸吸鼻子問。
「我們兩個都在頂樓,出了什麼事?」他還是很擔心的繼續追問。
我沒回答,掛上電話後直接爬上樓梯朝頂樓走。
我邊走樓梯邊用手擦掉眼淚,但到了頂樓,看到他們兩個,我再也忍不住了,直接跪在地上痛哭。
他們兩個立刻跑過來,著急的看著我。
「發生什麼事了?怎麼受傷了?」原擔心的問著。
「是我的錯,這都是我的錯…我不該讓他自己去的…」抓著原的手臂,我懊悔的說著。
「難道是…秋帥也…。」原驚恐的看著我。
「秋帥把事情都告訴我了,你也沒猜錯,這一切都是那個蔣夢伶搞的鬼,我親眼看見了。」我抬起頭淚流滿面的看著他們激動的說:「我明知道她會攻擊秋帥,明明知道的,卻還他媽的讓他自己一個人行動,真是個王八蛋!」
突然,于信抱住我,然後摸著我的頭,「這不是你的錯,別自責了。」
被他這麼一抱,我眼淚掉的更兇了,也回抱住他,「嗚嗚…。」
「是阿,錯的是我們,對不起,讓你遇到這種事。」原明明也很害怕,卻也拍著我的背安慰我。
這時,那股臭味又迷漫在周圍。
我輕輕的推開于信小聲道:「她又來了。」
「在那!」原叫著指向後方。
一轉頭就看到她血紅色的眼睛兇狠的盯著我們看。
「唔…!」原突然痛苦的摀著脖子,好像是有東西掐住他似的,但卻什麼也看不見。
「快住手!」
我衝過去想要抓住蔣夢伶,但她目光一掃,我整個人直接被彈出去撞上牆壁,「啊!」
「呃…唔…。」她依然不放手,原痛苦的呻吟著。
「好痛…可惡!」我忍痛朝她撲過去,卻又被彈飛。
她朝我慢慢逼近,眼裡充滿了怨氣,然後伸出手掐住我。
「夢伶快住手!」于信突然大喊道。
她一聽到于信的聲音,眼神動搖了一下,掐著我的手也緩緩鬆開,一旁的原也被放開倒在地上咳嗽。
「我代替他們跟妳走,不要再傷害他們了。」
于信突如其來的這番話,讓我們都傻住了。
蔣夢伶看著他,眼裡沒有半點殺意。
「不可以!于信你沒必要為了我去送死,要殺就殺我吧…啊!」一說完,蔣夢伶就轉頭一瞪,原就被彈了出去。
我突然想到他身後就是樓梯,趕緊衝過去想拉住他,卻還是來不及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從樓梯滾下去。
「原!」我看著躺在地上動也不動的原。
瞪著蔣夢伶,我大吼:「可惡!為什麼!他什麼也沒做不是嗎!」
她一臉殺氣的看向我,我突然感覺脖子被掐住,「唔!」
「夢伶!我說過不要再傷害他們了,我跟你走!」
于信擋在我前面,被掐著的感覺突然消失了。
然後他慢慢的走向圍欄,這時我才發現他是打算要跳樓。
「不要!不要跟她走!」我對著于信哭喊。
他轉頭看著我,「如果那天我有接受夢伶的告白就好了,這樣就不會發生這些事了,所以一切都是我的錯。」
「我操,不要滿口胡言亂語的!會發生這些事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!」我激動的大喊。
他苦笑著,然後走到圍欄前。
「喂!不準丟下我一個人!」已經淚流滿面了,已經快泣不成聲了,但我還是盡全力喊了出來:「媽的!我喜歡你阿!」
他一臉驚訝的看向我,愣了幾秒後笑了出來,「我還是第一次被這麼兇狠的方式告白呢。」
「嗚嗚…。」我哽咽到連要罵他的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「其實我也…很喜歡你。」
聽到這句,我整個傻住看著他。
「能聽到你說喜歡我,真好,」最後他露出溫柔的笑容,「因為我喜歡你,所以我才要保護你,要好好的活下去喔,永別了。」
說完,他就消失在我眼前。
 
張開眼睛,第一眼看到的是慘白的天花板,空氣中瀰漫著消毒水的氣味。
對了,在那之後我們被送到醫院,于信墜樓身亡了,原則是還在加護病房接受治療。
躺在床上,淚水沿著臉滑落「一點都不好阿…你們都不在了,是要我怎麼好好活下去…你說阿,于信…。」
就這樣躺了一些時間後我爬下床,朝加護病房的方向走去。
走著走著終於看見那間門外掛有「呂正原」牌子的病房。
拉開房門,走到病床前坐下。
繃帶纏繞著他的頭部,臉和一些地方也都貼著紗布。
旁邊測心跳的儀器一直發出惱人的聲音。
眼淚又忍不住流了下來,我緩緩的握住原的手,趴在他的床邊,「原…你不要也丟下我阿。」
可惡,為什麼都是在這種時後才抓的住你們的手呢…。
想要止住眼淚,卻停不了。
之後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突然感覺到有人在摸我的頭。
抬起頭,我看見原一臉不捨的摸著我的頭對我說,「不要哭了,愛哭鬼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喔~PO完了ヽ(*´∀`)ノ

這是小的第一次寫恐怖文 雖然不恐怖...

不過因為小的本身就是膽小鬼 所以在寫的時候還是覺得很恐怖(A;´・ω・)

第一次寫恐怖文 雖然結局頗奇怪 但還請各位大大多多指教v(。・ω・。)vヨロシクピース♪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